Pages

Wednesday, July 11, 2018

此生唯一能給的 只有陪伴


「此生唯一能給的 只有陪伴」— 卻有很多為人父母的子女都不懂,只懂陪自己的兒女,忘了自己的父母。

記得那時候我常和母親去看電影,有人荒謬的問媽:她(我)有時間咩?

Jesus... we made time to make things happen,香港生活,邊個唔忙?— 正如二家姐朋友話齋,孝順係無灰色地帶,只有孝與不孝。

Wednesday, July 04, 2018

買了新書 - 天長地久

港人都不愛讀書,真的,我也認,愛看電影多過書,其實是個大損失。

這回去台北四天,有緣地買了龍應台的新書「天長地久」,相信我會喜歡,尤其是因為母親。

說是有緣,因為我本沒有看到此書亦不知道它的出版。都是因為他在等鼎泰豐的位子時在隔鄰的金石堂看到一名片,是龍應台的手稿,在fb上share完,朋友說有機會想看,前中大教授也說是好書一本,要看。於是昨天臨走前便去買了。

是龍應台寫給失智了十多年的媽媽的。是給上一和下一代的文字。 

「媽媽教我生命課」 龍應台陪伴失智母 最後的不捨目送

Thursday, June 21, 2018

要繼續寫

早陣子,在手機上看看Feedly app上還有什麼可讀,然後發現原來以前有看的blogs好些仍在更新中,實在安慰。

看了數十載的作家林燕妮的最後筆觸, 又想想自己一直寫了好些年,然後叫自己不要再懶,不如又再繼續寫下去。

是的,寫作是很好的習慣,可舒發一下,如果偶然有人來讀讀就更錦上添花了。

好,我要回來了!

Wednesday, June 13, 2018

生日更念母

每逢佳節倍思親,臨近生辰更念母親。

常有買錯衫或穿了一兩次不太愛穿的衣裳。以前偶然有些可以轉贈給母親。記得有一件紅紅地的one piece,好像是奶奶壽辰時買來穿的,我的另一半一向對穿衣有點講究以及對我的衣履很有「意見」,有時一句評語足以把我的新衣打入冷宮。這件紅衣其實蠻漂亮,有一天,是母親大手術後數個月,開始逐漸回復到她的活躍生活,我叫她試穿這件紅衣,她說:不是吧?!你媽幾歲了?!我說:我覺得你會穿得好看呢!

穿上紅衣,母親真的很合身,滿面笑容,我還給她拍下照片。我和二家姐都說:你咁多飯局,又可以著去打麻雀!幾靚呀!她很高興。

雖然最終母親都沒有再穿這件紅衣,但那刻的快樂,都已足夠。

Wednesday, January 03, 2018

兩周一聚:咖啡或茶

脫了期 :P 遲到好過無到...

忘了哪年開始養成喝咖啡的習慣,或許是大學時代。

小時候,家中有長輩喜歡喝咖啡,耳濡目染,我已經喜歡咖啡的香味。大學時代,在彼邦,咖啡有如水及牛奶一樣,老外們一天喝數杯是平常。受同學們的影響,我也愛上早課時,尤其是八時正的早課,我便在住處用campus mug載滿一杯蒸餾咖啡才出門,有時間才會坐下來吃點cereal之類。

Campus mug內的咖啡當然不是什麼好喝的咖啡了,就像飛機上的咖啡吧。Americano。

開始愛上有點味道的咖啡是在灣仔北上班一段日子後,有同事介紹一小咖啡店,那時開始差不多每天都來一杯:巴西 / 危地馬拉 / 坦桑尼亞。偶然也會揀藍山。$20-$22一杯有質素的咖啡,到現在仍難忘。時移世異,那小店仍在,物事全非,有時再到附近跑去幫襯,去年嚐過還不錯,最近再去,已不是那回事了。

然後是滿城Starbucks及Pacific Coffee的時代。然後是現在,越來越多咖啡店及精品咖啡的年代。

自從轉到現職,已沒有天天咖啡這回事了,因為附近沒有好喝的咖啡,所以真的變了咖啡或茶,很多時是早餐喝奶茶,午飯偶然(越區)咖啡或酒。

最近,另一半愛上單品/精品咖啡,我的喝咖啡必要奶和糖的習慣被卑視。就說我不懂喝咖啡吧,我仍然要落奶和糖。在台灣,數次在咖啡店要求奶及糖被不禮貌招呼,多個月前,另一半找到一家只有台灣單品咖啡的咖啡店,他興奮莫明,我就被迫要揀什麼花茶,可憐。